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江春水的博客

博客中的所有文章和图片均为原作,未经本人允许,请勿使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文联委员、南京市摄影家协会理事、南京市音乐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玄武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常务理事兼《铁军》杂志社副社长,南京天镜书画院院长。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  

2011-10-14 17:22:24|  分类: 摄影图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

 

        一直想去看一下兵马俑,终于在这个夏天去了,去之前有很多遐想,想拍一点自己想要的片片来,但进去一看,基本就跟一个展览会一样,人挤人,人跟人,顶上一个大棚,下面一个大坑,壮观要细细想一下才能感受出来,加之天气狂热,还没有怎么动作就已经汗流浃背,连眼镜片都模糊了。我背着一个从未在远行中使用过的特大的摄影包,据说是两个以色列特种兵退役后发明的一个知名品牌,外壳比较坚硬,倒在地上打几个滚也不会伤着宝贝一样的机器和镜头。但确实很重,蹲下起来几个回合,我就感到腰部有点反应了。回顾左右看看,只有一个老部下跟着,也不好意思叫他背,扛着吧。结果,在一号大坑里半个圈下来就浑身湿透了,只有把包包放下来喘口气。老部下心领神会,接过我的包,一把甩在肩头,对我说,我帮你背出去,你在里面慢慢拍吧。我深深地舒展了一下筋骨,支起架子,还要适当地躲开到处晃悠的保安,一下接一下地按动了快门。作品说不上,但作为一种记录还是可以的。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3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4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5)

 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6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7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8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9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0)

 

兵马俑,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1)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终于从大坑里出来了,把机器架在树荫下凉快着从心底里冒出来的热气,一瓶矿泉水似乎一扬脖子就可以咕咚个精光。透过展览馆大门的铁栏杆,我看见和我一样的人一溜儿地往外走着,从他们的背影上我看不出有一丝的收获,倒像是一种解脱。当然,我想,也许他们的收获在心里,从后背上是看不到的。我应该从他们的前面看,看他们的脸,看他们的眼睛,从他们的眼神中去寻找一种得到了印证的民族的尊严。

 

(2011年10月14日写于古都南京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2)| 评论(27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