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江春水的博客

博客中的所有文章和图片均为原作,未经本人允许,请勿使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榜书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、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文联委员、摄影家协会理事、音乐家协会会员,南京天镜书画院院长。2005年出版摄影散文集《樟树下》。人生格言:给我一个机会,就还你一分精彩!

网易考拉推荐

军歌,我的青春记忆(华人世界版)  

2011-07-16 09:1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军歌,我的青春记忆

 

最近这几年,中央电视台相继推出了三个歌曲的专辑,在全国、甚至的海外的华人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。一个是2008 年推出的《歌声飘过30年》,这是对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30年历史的回顾;第二个是2009年在建国60周年期间汇集的《歌声飘过60年》,不用说这是共和国60华诞的艺术精粹;第三个专辑就是这几天正在热播的《放歌九十年》,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成立90年历史的艺术重现。这三个专辑,有一些歌曲是互相拥有的,但也各有侧重,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这三个30年进行了艺术的再现。这些歌都是民族文化的经典,大都耳熟能详,不管音乐的旋律在何处奏响,都会立即引起人们心灵的共鸣。尤其是对我们这些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人,几乎每一首歌都是那么熟悉,那么亲切,仿佛一张嘴,歌声就要飘出去似的。

当然,对我这个曾经30年军旅生涯的人来说,最熟悉、最想唱、留下最刻骨铭心记忆的,自然是那些从军营里飘出来的军歌。军歌,是我最灿烂的青春记忆,伴随我走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,并且一定会伴随我继续前行。

我是1976年2月从浙江省桐庐县一个叫雅泉的小村里入伍的,当时刚刚20岁。2005年3月,我主动书面申请转业到地方工作,那时我在南京战区下属的安徽省芜湖军分区当政治部主任,副师职,陆军大校。2006年5月,经过了一年多的等待后,终于脱下穿了30年的军装,被分配到江苏省南京市,开始了新的工作。这一年,我整整50周岁。

30年光阴荏苒,30 年激情满怀,30年征途坎坷,30年军歌相伴。歌声是岁月的记忆,歌声是步履的节拍,歌声是战士的号角,歌声是心灵的抒怀。古今中外,悠悠岁月,只要有军队就会有歌声,而军歌又是那样紧扣着时代脉搏的跳动,和民族的命运兴衰起伏相连。在我的记忆中,我的30年军旅生涯,军歌似乎走过了三个不同的阶段。

 

入伍第一个10年,应该是激情豪迈的10年。也许是岁月安排给我们这代人的,注定有许多不寻常的经历。从跨入军营的那一刻起,共和国的命运就接连产生了激烈的震荡。先是总理去世、朱老总去世、唐山大地震,9月9日毛主席他老人家与世长辞,全国上下陷入从未有过的巨大悲痛之中。到了年底,粉碎四人帮的捷报传来,文革10年的动乱结束。又经过了近两年的调整和酝酿后,1978年12月,十二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,古老的中华大地上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春天。以后又经历了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和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第一场洪流。那时的祖国就是青春的祖国,那时的军营就是激情的热土,军歌声声,豪迈震天。

记得,从穿上一身崭新的军装开始,带兵的干部就教我们唱当兵的第一首歌:“我参加解放军,穿上绿军装,我走进红色学校,扛起革命枪…”。这一首刚学会,新歌就一首接着一首上来了。“说打就打,说干就干,练练手中枪,刺刀手榴弹,瞄得准来投要投得远,上起了刺刀,叫他心胆寒。抓紧时间加油练,练好本领准备打,不打垮帝修反不是好汉,打他个样儿叫他看一看!”“好钢要经烈火烧,烈火烧,响鼓还要重锤敲,重锤敲,枪法虽准还要练,杀敌本领要好上加好,好上加好,好上加好!”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传统的好歌,比如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、《我是一个兵》、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等等等等。这些歌啊,句句铿锵,字字响亮,节奏明快,一学就会。我们早晨唱,晚上唱;训练唱,学习唱;列队唱,行进也唱。这些歌,点亮了我们的理想,燃烧了我们的青春,只要一唱起这些歌,我们就会忘情,我们就会飞扬,我们就会见第一就争、见红旗就扛,任何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挡我们为共和国奉献的力量。直到现在,这些歌我照样能一字不忘,只要听到哪里在唱,我就会跟着唱。老婆说,请注意,每周一歌又开始了。

 

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,这个10年,应该是一个在军歌中注入了思考的年代。往前追溯,在1979年对越作战中,有一首由李双江唱红全国的歌叫《再见吧,妈妈》,据说有个美国的智库专门研究了这首歌后得出一个结论: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军队的人性在适度回归,这支自称所向无敌的军队,开始有点厌战了。这样的话,要是在基层连队呆着,也许永远也听不到,那时我已经调到了战区一级的领率机关,这里有专门研究敌军的部门,这句话就是在一次军队文化工作的研讨会上,被人作为资料引用的。这个时候,改革开放的巨大浪潮越来越猛烈地冲击着军队传统的政治工作体系,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问题,这种新情况新问题的最终极端表现形式,就是军队内部的违法犯罪现象大幅度地增多,而我呢就是专门负责这个问题的,我一度被人称为军队最知名的犯罪学研究人之一,全军目前使用的基层预防犯罪工作教程最重要的章节《犯罪原因》就是由我主笔写成的。

其实,不仅是军队,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在经历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,这场思想运动伴随着经济和社会的飞速发展,无法回避地来到我们的面前,而这个时代的艺术就打上思考的印记,军歌自然也不会例外。“说句心里话,我也想家”几乎每个军人拿起麦克的第一首歌就想唱她,这在以前怎么可能呢。记得文革后《柳堡的故事》解禁,“九九艳阳天”唱遍军营,我们的老团长,还是一个非常儒雅的上海人,在一次全团干部大会上非常严厉地说:“你们这些连长指导员,你们要时刻想着你们是带兵的人,嘴上要站个哨,不能什么歌都唱!好,现在思想解放了,这眼睛一睁开就是‘十八岁的哥哥坐在河边’,那这个兵还怎么带,你们都说说,这个兵还怎么带?你自己都整天想坐在河边了,那叫你的兵还怎么上战场?怎么去打仗!”我是很少看见团长发火的,也不知道他为了啥子事情放下了儒雅的架子。其实团长有文化,也很喜欢音乐,走到哪里都揣着个小收音机,九九艳阳天他也非常爱听,只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文化大潮,他也感到无所适从。对这个时期的军歌,眼睛一闭就会冒出一连串来。你看:《十五的月亮》、《母子书,两地情》、《绿色的背影》、《什么也不说》、《小白杨》、《小草》等等啊等等,总之,从上到下都感觉到了一种军营文化的无奈,以往最可爱的人,在歌声中成了最缺乏爱的人、最需要理解的人,“理解万岁”成了一代军人由衷的呼喊。“什么也不说,祖国知道我”,郁钧剑并不十分阳刚的颤音,弄得全军上下都为之心颤。现在来回想这一段岁月,我还是坚定地认为,从不敢想到敢想敢爱,从不敢说到坚忍着不说,这正是军人的献身精神在新形势下的真实体现,思考的文化是一种进步,思辨的歌声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永远闪光的经典。

 

军旅生涯的后10年,对我来说,是比较从容的。这不仅是因为随着我职务的变化,思想的成熟,认识和思考问题的方法和深度都有所不同,而是因为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进入到一个比较稳健和从容的时期。与之相适应,现代的进步和传统的回归更多的并不是简单的排斥,而是相互的融合。军歌是时代心声的写照,写什么歌,唱什么歌,欣赏什么,流行什么,其实都是社会和军队发展的潮流所决定的。

记得2001年的八一建军节,我在安庆军分区任职,要组织一场军民联欢会。安庆是著名的黄梅戏之乡,文化底蕴非常深厚,历史上的文化名人连几岁的小儿都都可以报出一串。比如,建党伟人陈独秀,两弹元勋邓稼先,京剧鼻祖程长庚,言情大师张恨水,草书圣人邓石如,现代诗人海子,等等吧,更有那处处飘来的黄梅戏,那悠扬的曲调,软绵绵的直往你心底里钻,弄得你不听不行,不学也不行。我女儿就在安庆呆了一个暑假,结果回南京上学就在课堂上用安庆话回答问题,差点没有把老师的腰笑弯。

安庆市文化局来了一个叫李光南的副局长,一见面就对我说,搞一台演出没有问题,就是看看你能不能定个基调,准备搞成啥样?我一听有点意思,请他继续说。他说,社会发展到了今天,军民联欢要注重一点文化品位,不能光喊口号,也不能尽搞一些不入流的东西。我听了很对路,当场和他拉了一个节目清单,其中有的节目至今我都没有忘记。驻安庆陆海空三军男生小合唱《咱当兵的人》、《一二三四歌》,安庆市石化厂人武部男声独唱《再见了,大别山》,安庆市黄梅戏二团女演员范卫红和我对唱《为了谁》,还有一个是安庆迎江区一名军嫂教师唱《我用胡琴和你说话》。这场小小的演出在安庆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倒不是演出的水平有多高,而是编排合理,真情感人。尤其是那位军嫂的演出,加上黄梅戏剧团一号二胡老师现场的伴奏,如诗如诉,感天动地。市委书记赵树丛第一个带头起立为她鼓掌,全场掌声久久不息,弄得那位军嫂热泪滂沱,跪在舞台上不肯起来,场面非常感人。“星儿低垂,月儿高挂,远方的故乡你好吗?风儿无声,鸟儿回家,我用胡琴和你说话。我的胡琴有两根弦,一根深情一根优雅,一根连着火热的军营,一根牵着我那远方的家。….”也就是从这次演出后,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这首歌,那个军嫂我已经记不住名字了,只记得她个子不高,带着一副眼镜,模样非常秀雅,嗓音清脆而又婉转,吐字非常清晰,让人听得时候憋气凝神,听完最后一个音符忽然释怀,听一遍就会跟着她的感觉走。一年后,我离开安庆到了芜湖,我就把这首歌带到了芜湖市的军民联欢会上。又过了几年,我离开了军营,可这首歌我依然带在身边,藏在我的记忆深处。我在自己的博客里专门为这首歌建了一个专题,一到八一,我就拿出来置顶,用我深爱的胡琴和大家诉说我的心中的珍爱。

 

(本文因世界华人报博友一缕春风相约而写,初稿于2011年7月3日  南京太平门,近期可能会被刊用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9)| 评论(9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