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江春水的博客

博客中的所有文章和图片均为原作,未经本人允许,请勿使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榜书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、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文联委员、摄影家协会理事、音乐家协会会员,南京天镜书画院院长。2005年出版摄影散文集《樟树下》。人生格言:给我一个机会,就还你一分精彩!

网易考拉推荐

百年未遇,石臼湖彻底干了!  

2011-05-19 14:26:20|  分类: 闲杂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百年未遇,石臼湖彻底干了!

 

昨天从溧水回来后,心情一直不好。究竟怎么了?这么大的一个湖竟然说干就干了,而且是彻底的干了,干得上面长满了青草,像一片荒废的农田。在这之前,以疯狂著称的南京媒体,基本上没有对此进行像样的报道(今天的扬子晚报一版发了宋峤的一张“湖底开裂”的照片),政府层面的更不会有什么说法。弄得前天接到扶贫点的报告,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帮家伙又在变着法子要钱了!现在看来,我们都不知被谁蒙在了鼓里。

石臼湖是江苏省南京溧水县、高淳县和安徽省马鞍山当涂县三县间的界湖,又名北湖,面积207.65平方公里。是由古丹阳湖分化而成的。石臼湖与秦淮河有着密切的关系,在明代以前,溧水县城西南的胭脂岗是秦淮河与石臼湖的分水岭,岗北的水属秦淮河水系,岗南的水属石臼湖水系。总面积196平方公里,是一个纯净、天然的淡水湖泊,湖中盛产鱼虾、水禽、芡实、茨菰等水产品,历来是沿湖村民的副业收入之源,素有“日出斗金”“日落斗银”之称。唐代大诗人李白在畅游当涂石臼湖后,曾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来赞美它,“湖与元气运,烟波浩难止,龟游莲叶上,鱼戏芦花里。少妇棹轻舟,歌声逐流水”。人们将石臼湖的风采用四个极富诗意的字来形容——“石臼渔歌”,它不仅是高淳古八景之一,也是新评金陵四十景之一.

民间传说,石臼湖原本是一个美丽的城市,名叫石臼城。这儿如同世外桃源,每户人家安居乐业,邻居互相帮助,整个小镇十分和谐快乐。可是上天不让他们如此快乐,派天兵天将放下一桶桶水,整个石臼城和可怜的乡亲们一起被大水淹没,一夜之间,整个石臼城变成了今天的一片大湖。石臼城原来的一个商人在外奔波,过年回石臼湖准备团圆,一到石臼湖,看到眼前一幕,立即昏厥在地。

 我是上午8点半从办公室出发的,赶到我挂钩的洪蓝镇大约一个半小时,管农业的副镇长老赵一出来我就发现他不对劲,又黑又瘦,我说老赵你怎么了?他说没事没事,我是锻炼的,锻炼得瘦了。我心想,老赵身体很好,一般不需要锻炼啊!

老赵问我要不要到会议室先坐一会,喝杯茶?我说不了,你上车,带我们到旱情最重的地方看看,最好带我去看看石臼湖,究竟怎么样了?他说好,我们就开车往湖边直奔。洪蓝镇历史上叫洪蓝埠,是溧水县最靠湖边的一个镇,但这么多年来,我不知去了多少次洪蓝,却从来没有到湖边大堤去过。

老赵带我们在石臼湖主航道的大桥上停下来,我问:湖呢?老赵往前面一指,那就是。我一看全是绿的,像一片草滩子。我说,那绿的不是田吗?他说,那就是湖,本来应该一片汪洋的,一个月前开始退水,草都长那么高了。他又指指我们站的这座桥,这下面是石臼湖的主航道,也就是水最深的地方,现在彻底干了。这里干了,整个湖也就干透了!

我拿出随身带去的佳能G11,在桥的两侧拍了几张,阳光非常强,风很大,吹在脸上热辣辣的,小相机的屏幕很暗,我开始有点后悔没有把真家伙带上。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渔船像鱼干一样晒着!)
 
 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 这就是主航道,这里没有水,湖里就不会再有水了!)

 

望着干涸的河道,我的心很纠结,也没有心思拍照了,便跟老赵说,往前走,上大堤看看。大堤上看到的更是让人不安,一望无际的湖面,除了岸边还剩下几摊子小水洼外,已经见不到水的痕迹了。每个水洼子里都挤满了多得不能再多的鸭子,传来嘎嘎的让人一听就心头发紧的声音。有的实在挤不下了,就一歪一歪走到湖滩上,躲在倒扣着的几条渔船的阴影里。

 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就是养鸭专业户面临的窘境!)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这样的鸭子能幸福吗?)

 

看到这样的场面,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非洲沙漠的景象,干旱的沙漠里仅有的几处水洼边聚集了大群的动物,明知道水里有饥饿的鳄鱼在泥浆中窥视,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头去喝一点泥浆似的水,可还没等喝到嘴里,凶残的鳄鱼就扑了上来。……

老赵是个厚道人,风一吹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。他说,这些水洼子里的水都是养鸭子的人在湖水退去前,想办法蓄在这里的,不然早就没有水了。我说,就这点水也顶不了几天哦!他说,能顶一天算一天,鸭子没有水也能活,变成旱鸭子来养。不过要搭一个大棚,不然在这湖上几天就晒死了。

大堤里面的小沟、塘坝还是有点水的,我问老赵,他说,这些水全是我抽进来的。从4月14号开始,洪蓝镇发现石臼湖退水严重,就立即组织全部的力量进行抽水。抽了多少水,不好准确统计,反正滴答一秒,我就能从湖里往外抽两方水,24个小时不停,整整抽了一个月,直到湖里见底为止。

 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老赵抽进来的水呵护着池子里的小螃蟹。)

 

我看看老赵,疲惫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一丝欣慰。我知道了,一向健壮如牛的老赵为什么又黑又瘦了。他分管农业,我生在长在农村,彼此似乎有很好的心灵感应。这几年,我每次到洪蓝,他总是会来陪我。

我也笑了笑,问他,你这样拼命抽水,别的乡镇抽不抽?他说,这叫抢水,抢到的就是自己的,这时候,谁也管不了谁了。你不抢,水也照样会退,抢晚了,水全退到长江里去了,喊天喊地,喊谁都没有用!我问,花了多少钱。他说,至少200万。很值啊,要是没有抢进来的这些水,我们洪蓝今年就彻底晒干了。现在的这点水,就是我们的救命水,派出所和民兵24小时派人守护,谁也不能轻易动!有了这点水,镇长书记就踏实,老百姓就不会闹事,大部分收成还能保证。我说,这天看样子还要旱下去,这点水能顶几天。他说,顶10天没有问题。那10天后再不下雨呢?他说,市政府已经决定从南京的秦淮新河经胭脂河、过天生桥,往石臼湖调水,尽管路途遥远,但只要真的下了决心调,10天应该能到我们这里了。我不知名状地点点头,没有理由不相信,我也应该祈祷,10后、甚至不要10天,千里东去的长江之水能掉头回流,进入古老的胭脂河,滋润这龟裂的田地、干涸的村庄和焦躁的心灵。

湖上的干风特别大,吹得人有点发晕,我问老赵镇上能不能买到草帽,他打电话去让人去办了。我一直喜欢草帽,去年让司机买了几次都没有买到,他说城里已经没有这种草帽卖了。身边的一些人,看我到处打听草帽,笑着说我老土,不像个摄影家,摄影家不管多热,必须戴着一顶帽子,那叫派、范,或者叫行头。我不反对别人的爱好和习惯,但我还是喜欢草帽,我爱草帽!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
 (

大堤上有一面红旗,这是去年抗洪防汛是插在这里的,旁边的小房子是指挥部。红旗左侧就是干涸的已经成为草摊子的石臼湖。)

 

从大堤上下来,直接去了姜家村,这是和我们结对帮扶的一个村。村子很大,是原先的几个大队并起来的。村总支书记叫赵孝禄,知道我去早就在大队部(现在叫村委会)等我。一见面,我就发现他的嘴角上全是泡,他说是和老百姓吵架吵的。为什么?一个字:水!

赵孝禄泡了一杯茶,我真的很渴了,坐下来一喝,烫得很,便放下杯子听他往下说。从春节过后,我们这一带一直没有下过透雨。全村74家养螃蟹专业户,2900亩螃蟹池,一半以上受损,其中360亩已经放弃。每亩池子投入大约在300到1000元不等,最多的人家已经有五六十万没有了。这些人家怎么办,我现在连想也不敢想。有的人家是借了高利贷来经营螃蟹养殖的,这一下多少年也翻不了身了!

孝禄是个性情男儿,长得高大帅气,为人肝胆,酒量也很了得。说起抗旱,显然有些激动了。他说,我们村上八九十岁的老人都说,石臼湖从来没有干过,祖祖辈辈守在这湖边,只听说年年防汛,担心的是水太大,从来没有担心过没有水。老人都知道这里流传一句谚语,叫做“石臼湖水干,抬着棺材过河!”也就是说,石臼湖水是不会干的,一旦真的干了,就是世界末日,要抬棺材!还有的老人说,石臼湖里有龙王,听说上面要修高速公路到高淳,在湖里架桥打桩,龙王害怕,跑了,水就干了。这几天,村里的老人纷纷到湖边烧香求雨,有的人学着西藏人的样子,在马路上三步一拜,五体投地磕长头,都是认为灾难已经降临,必须求雨才行!

姜家是洪蓝镇最靠南的一个村子,往南就是溧水县的和凤镇。孝禄说,和凤的问题更严重。他们的自来水是从石臼湖抽的,湖水一退,水厂就取不到水,吃的水没有了,老百姓顿时乱了方寸。尽管县里天天派车给家家户户送水,但人心仍然很难安定。县委书记一天三次到和凤,指挥开渠引水,但无奈石臼湖水退得太快,渠进一尺,水退两米,水渠挖成之时,也是湖底朝天之日。几百万投进去,一滴水也没有引到,真是望天长叹!

那么,这浩浩荡荡的石臼湖为什么说干就干了呢?几个人都在争着说,其实根本就不用再说,天灾人祸俱在,人祸首先得反思啊!

最简单的一个解法就是:皖南山区这几年修了两个大型水库,在石臼湖的进水口增加了两个控制在人家手里的大开关,丰水之年不管你要不要,人家都要把水放给你;而枯水之年呢,人家把开关拧得死死的,不让一滴水下来,你就一点招也没了!那出水口呢,石臼湖是和长江串在一起的,其实就是万里长江这条藤上的瓜,是长江下游非常重要的水量调节之湖。长江水大就往湖里流,长江水小湖里就往外流,但长江水再小,也从来没有把湖里的水全部吸干的记录。在我们这代人都亲身经历的1978年和1993年长江下游两次特大干旱年份,石臼湖成了抗旱的救命之湖,无数台抽水机都把长长的管子伸进湖里,昼夜不歇往湖边的稻田和远处的山岗送水,最长的竟然架起了12级抽水机。想想当年,湖上湖下,昼夜灯火,那是何等的壮观!可现在,万里长江上有了一道又一道的大坝,好处确实是多多又多多,但问题呢,是最需要水的时候,却不能自然地来了,而是要科学调节。而这一调节,长江的水就越来越少,越来越小,小到什么程度呢,小到几天时间就可以叫石臼湖湖底朝天!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 这水都干了,还会有鱼吗?)
 
 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   这就是朝天的湖底。)
 
 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有谁会相信,这一个月前就是波涛浩淼的石臼湖!)
 
        这湖底朝天,向谁问责,无处可问!真可谓,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!生物学家说,像石臼湖这样规模的大型淡水湖,一旦湖水干涸,最大的危害还不是湖边民众的经济和生活,而是生态灾难。湖底一干,整个生物链就断了,多少年都会无法修复,产生的后果将无法用数字来计算,根本无法说清!

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,返回的路上我闭着眼睛,心情一直非常压抑。忽然有人在喊,快看快看!我楞过神,扭头看去,车行的左侧,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中年男子,双手双腿都带着护具,表情凝重,口中念念有词,仿佛是在数数,一二三,往前一趴,手尽量伸向前方,好像在祈求着什么,又好像在表达着什么。这是我在内地江南看到的,第一个这样磕长头的虔诚者。我无法预判他磕多少个这样的长头,才能感动有权力还水于湖的人或者他心中的上帝,但我真的很佩服他的信念和意志,还有他的道德观。因为我非常清楚他需要水,但他绝不是为了自己才去磕长头的。

 

2011年05月19日 - 一江春水 - 一江春水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  这大堤上开放的花,没有名字,我想送给路边那位磕长头的兄弟!)

 

吃苦在前,享乐在后,这句话多少年一直是检验共产党员的一把尺子。假如用这把尺子来量我,我真的不如他。回到单位,我空调也没有开,一个人呆呆地坐了好久,起来后我铺开纸,饱蘸浓墨,写下了四个大字:人定胜天。写好了,左看右想都觉得不对劲,这人能胜天吗?一把抓来,一揉,扔掉去也!

 

2011年5月19日于南京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20)| 评论(2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