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江春水的博客

博客中的所有文章和图片均为原作,未经本人允许,请勿使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文联委员、南京市摄影家协会理事、南京市音乐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玄武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常务理事兼《铁军》杂志社副社长,南京天镜书画院院长。

列车上,有酒也有菜  

2009-10-29 15:54:04|  分类: 摄影图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行 摄 如 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西部采风二号报告

 

 话说老兵这一干人马,经过一夜的铿锵,先是由南向北,再而由东向西,在朝阳升起之时进入了河南。这河南位于中原腹地,不仅有着极其厚重的文化,而且在战略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1985年百万大裁军前属于武汉军区管辖,以后划归济南军区,我军的战略预备队大多在此部署。河南人口众多,土地肥沃,有史以来就是华夏的粮仓,中原稳则国家安。沿陇海线向西,隆隆的列车每滑过一个车站就会想起很多的往事。

 “首长,您好,车长请你们到餐车去用早餐。”阿依夏木来了,带着微笑,声音清脆如铃,眼睛大大的,看了都让人心动。

  我和领队的秘书长商量了一下,留下一个人看行李,其余9人来到6号餐车,列车长已经在门口迎候。我将一幅1.5米的长卷照片作为礼物送给了他,他一打开整个餐车都惊讶了。哇,真漂亮!这不是画的吧?哈哈,不是画的。这是去年底在云南拍摄的玉龙雪山全景,来之前专门出好备用的。咱们摄影家不像书画家,拿笔信手一挥就是作品,人人喜爱并且能以平方尺来卖钱。我们的每张作品都是要爬山涉水苦苦守候才得来的。摄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把美丽的河山凝固下来,赢得人们的一声赞许,老兵欣慰足也!也许是军队的余温在起作用,也许是这幅大照片一下拉近了我们和列车的距离。在整个餐车里,人人都用友好的眼光看着我们这帮浑身都是口袋的老大不小的男人,很奇怪的是,几乎人人都能非常自如地喊出我叫:姚主任。

  早餐并不丰盛,但非常热乎,稀饭、面条咸菜,还有大大的馒头,新疆的老师傅一口一个叫着“馍、馍”。在这个流动的组合上,能有这样的待遇,心头那个热啊,就别说了。早饭用完,车长又专门交代:首长,你们在车上好好休息,中饭我会派人去请你们的。列车条件有限,请你们多多谅解。离开部队已经四五年了,首长这个称呼听得很少了,没想到坐在这火车上还有那么火热的情感回归,老兵的心又不禁飞驰起来。

  列车一路向西,开开停停,停停开开,很明显已经晚点了。阿依夏木说,这趟车几乎天天晚点的。反正摄影师总是有事干,正点晚点都无碍,车一停就下去拍上一阵,回来你看我看,说不定还能抓几张不错的小片,就是不满意,删掉也无妨,好在数码时代不需要计算成本。

  说实在的,军旅30年,人生50多,绝大部分时间在华东战区游荡。自徐州向西我就基本没有来过,耳熟能详的地名都是知识的记忆或是朋友的所在。过了郑州就是洛阳、三门峡,这三门峡和山西的运城一河之隔,手机的信号你来我往,两边飘动,我在车上竟然收到了“欢迎你来到运城”的短信提示,而看看地图,陇海线根本没有进入山西境内。可一想自己的博客里有不少运城的好友,倒也有几分亲切。

  车过西安已经晚点两个多小时了,这就进入了陕西地界。潼关、华阴、渭南,这些个地名都是低头一想就可以在哪本书、哪个历史典故中找到重要位置的。我们对中国历史最强烈的记忆其实是从汉唐开始的,秦王汉武,唐宗宋祖,华夏先祖在这里写下了何等辉煌的篇章。我等长期偶于东南,虽说饱尝了现代文明的恩惠,但寻根溯源,中华文明的脉络还得到这黄土高坡、到这大漠风沙中来体味。

  我正这样沉醉在自己的心理拷问之中,忽然来了一条手机短信:“听说老兵哥哥正来西部采风,几点途径宝鸡,要不要我们尽点地主之意啊?青梅子。”哈哈,居然有这等好事,我当众就把短信给弟兄们念了一下,说:“最想要什么?”“酒啊,这还用问吗?”好,就让青梅子这丫头给弟兄们送点酒来。

  来两瓶酒吧!什么酒?什么都行,只要不是生辰纲下了蒙汗药的就行。当然,最好要体现一下地域特色的。几个回合的短信,顺顺当当,回话是:我买了两篇酒,两荤两素4个菜,10副杯筷,拎两个红袋子在10号车厢门口等,车只停2分钟,你们要快点下来。哈哈,快有何难!有酒有菜,加上餐车上的保障,今夜会有欢歌了。

  车到宝鸡已经4点多了,我喊了3个弟兄,一早来到车门口守着,阿依夏木看着我们这帮老小孩似的男人,老是抿着嘴笑。车一进站,我一眼就看到了站台上的两团火红,就是她了。冲!

  好一个青梅子,从接到信息开始,已经忙了好几个小时。车晚点了,她就在站台上等,可怜两条长腿都快要站断了。我们一下车,她就喊:“在这里!”30多岁的一个女人,眉清目秀,高高的个,一头飘逸的卷发在西部透热的阳光下,闪着耀眼的金光。就一声:“你好!”就一声:“谢谢!”就一个握手,接过包包,挥手转身。只听阿依夏木在喊:“首长,车要开了!”走啦,车窗是打不开的,但我看见她远远的,还在挥手。

“再见了,回去别忘了向半张CD姐姐和黑天鹅大哥问好!”

 

青青的岁月轻轻滑过

梅花的幽香飘逸着

你身边跳动着那两团火红

好似西风故园的豪放

 

  车开出了宝鸡,打开吧,竟然是西凤酒。有这么巧吗?就是这么巧!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网络的今天,这就是人间的真情。

  这一夜,我们的列车就奔驰在古老的河西走廊上,像哑铃一般的甘肃,从天水、兰州、武威、张掖,再到酒泉、嘉峪关,整整要开10几个小时。但这一夜我们睡得很香,上铺下铺呼声彼此,当然也许还有梦,梦见了阳光下的两团美丽的火红。(未完待续

 

(2009年10月29日写于南京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8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