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江春水的博客

博客中的所有文章和图片均为原作,未经本人允许,请勿使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文联委员、南京市摄影家协会理事、南京市音乐家协会会员,南京市玄武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常务理事兼《铁军》杂志社副社长,南京天镜书画院院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黑城 怪树林  

2009-11-05 15:40:51|  分类: 摄影图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行 摄 如 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西部采风四号报告

 

  老兵这一行,千里迢迢,从东到西,几乎横穿了大半个中国,这是为啥而来,是为了拍胡杨啊!

  可说起这胡杨,那就不得不先把它的革命家世交代这么几句。胡杨,又名胡桐,是一亿三千万年前孓遗的树种,被誉为“活着的化石树”。胡杨通常在沙漠地区生长,具有超强的耐严寒、挡风沙、抗盐碱的能力。目前,世界上仅存的三大胡杨林,主要分布在中东沙漠、我国塔里木河流域以及内蒙古的额济纳旗地区。全世界胡杨90%在中国,中国的胡杨90%在新疆,新疆的胡杨90%的胡杨在塔里木。胡杨具有极其发达的根系,能深入地下100多米,吸取沙漠戈壁深处的水分,使之生命永葆。胡杨有“生而不死1000年、死而不倒1000年、倒而不朽1000年”的美誉,为生命禁区撑开一片希望的绿叶,实乃大漠之神、英雄树也!

  这真正意义上的拍胡杨是从10月15日傍晚开始的。记得下午4点左右,我们一行轻装上车,前往黑城和怪树林。这黑城和怪树林是额济纳旗的一对孪生兄弟,相关的传说非常多,也很有点神秘的色彩,大凡拍胡杨的人一般都会先去这里看看,似乎有点儿朝觐的意味。我们从额济纳旗所在地达莱库布镇出发,往南走不远,再向东一拐就到了,地图上标的是25公里。风依然很大,游人非常少,门票好像是40元,我有军官证可以免费。而车上有不少人有这样那样的记者证或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证,门卫一概说:NO! 也不知是咋整的,这军官证一到边远地区和贫困的地方就好使,有人戏言,谁叫咱这军队是穷人的队伍呢!

  有关黑城的历史,比较正规、也有据可考的说法是,大约在西汉时期,这里就是河西走廊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塞,主要是为了维护丝绸之路的安全和汉帝国边关的稳定。公元1038年,党项人建立了西夏政权,在居延地区设置了“黑山威福军司”,驻地就在黑城。公元1226年,成吉思汗率兵一举攻破黑城要塞,以后多年大兴土木,扩建要塞,并在此设“亦集乃路总客罕”,统领山丹、西宁二州。明初,大将冯胜出兵收复黑城,黑城也就从此逐渐废弃。所以,从史料上可以证实,黑城是一座元代的故城,明代起无人居住,但直到清乾隆年间,其遗存之规模依然宏伟,建筑依旧精美。

  但在民间传说和导游介绍的,黑城一般都和一个黑将军有关。这位将军名叫哈日巴特儿,也有叫哈拉巴特尔的。此人英勇善战,威名远扬。后来,有大军进犯,克城不下,来军就把流入城中唯一的水源截断。黑将军在既无援军又无饮水的困境中,仍然顽强抵抗,杀敌无数,但最后只好弃城突围,与敌决一死战。出城前,他将70多车金银珠宝和一顶西夏的皇冠,全部投入城内一口枯井之中。为了不使自己的亲情骨肉遭到入侵者的蹂躏,黑将军挥泪把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推到井里,封土填埋。然后,黑将军命人乘着夜色,掘开城墙,杀出重围,最后全部战死在离城不远的一片胡杨林里。从此以后,这片昔日茂盛无比的胡杨林再也没有长出过一片像样的树叶,全部成了枯死的怪树,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怪树,就是当年黑将军他们战死时的不屈姿态。导游说,假若有人敢于一个人在夜里进入怪树林,呼啸的风完全就和黑将军决战时的呼喊一般,非常壮烈、惨烈,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。黑将军的一对儿女,变成了青白二蛇,一直在黑城和怪树林附近来回游走,守护着宝贵的遗产,静等着父亲的归来。

 不知是这个凄婉的传说,给黑城蒙上了一层不愿去撩动的悲情面纱,还是呼呼的风沙吹得人实在难受,走进黑城时,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。往日不离身的包也没有背,甚至连架子也没有拿,拎着一个光机就下来了。我在城外眯着眼睛随意地拍了几张,走进用建筑脚手架支撑着的城门才拍了一张,第二张就按不下快门了。一看,相机没电了,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,怎么一进门就没电了呢,能有这么巧吗?举目看去,队友们还在肆意地奔跑。心想,你们拍吧,这里不是我拍的地方。对不起,黑将军,打扰了!我出了门,面朝城堡西北角上高高耸立的两座有点像北京北海白塔形状的神塔,深深地拜了一拜。回到车上,闭目养神,静等弟兄们的归来。

 等了好久好久,太阳都快要没感觉了,队伍才哩哩啦啦地回到车上。迟到的人,有的说歉意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也有的根本就没这么去想,而是打开相机独自欣赏着风沙中的杰作。有的还专门用膀子对我拱了拱说:“你看这张怎么样?你没有进去,亏了吧!”我一看,真的不错。但转念一想,这大千世界好东西是拍不完的,不是我的不要去想了,说不定前面就有奇迹在等着我哪!闭上眼睛,继续沉思。

  突然,听得有人大叫:“啊,晚霞,快看,快看!”也不知怎么回事,刚刚还是风沙弥漫的天,也就过了几十分钟,一下变得像水洗过的一样,一抹晚霞火红火红的。这就是大漠的奇迹!怪树林,什么也不要想,操起家伙就冲了进去。可以拍整整一天的电池刚刚换上,N张8个G卡在摄影背心的袋袋里装着,怕啥啊,尽情地拍吧!

  天黑了也没事,尼康D3的暗部表现足以让人放心。弱光拍摄,快门一按就叉着腰站在那里,只等“咔”的一声,再去看回放。天,瓦蓝瓦蓝的;晚霞,红得让人心醉,棵棵的怪树也变得亲切起来。

  啊,我要唱歌了!憋了一天的情绪一下欢畅起来。不知何时,周围的人也一下多了起来,红男绿女,长枪短跑,把这往日这是有些个寂静恐怖的怪树林顿时弄得热闹起来。有几个人看我这么年岁的一个老头子跪在沙子里拍个不停,时而还能飞出几声得意的小调,就凑过来看个究竟。这不看还无妨,这一看可了不得了,尖叫顿起啊,这不正好满足了老兵的那么一点点虚荣心了吗?这不更来劲了,有人喊:走了,太黑了!我嘴上说,就来了!心里想,去你个老头吊,老子在黑城等了你们一个多小时,这会也叫你们等等!

  “老姚,差不多了吧!”淡淡的夜幕中,我顺声扭头细看。哦,原来是肖局长。哈哈,差不多了,拍得真过瘾哪,那就走吧!话没落音,手上的快门不由自主地又按了下去。老肖说,你看,神往了吧,走吧,他们等急了。

  好,走!我收起机器,朝停车的地方走去。天已经完全黑透了,手电没有带,高一脚低一脚的,人仿佛晃悠着,走在月球上似的。

  走出树林时,我再一次深情地转身。天边,那漫天的晚霞只剩下暗红色的一丝。枯死的胡杨,像一个个不屈的战士似的。有的挺立着,手中还擎着残缺的武器;有的半蹲着,头仍然朝着前方;有的仰面向上,仿佛在大声地呼喊;有的没有了肢体或头颅,但只要有一部分存在,似乎都延续着生命的律动。

   啊,英雄的胡杨,你是一首生命的挽歌,我一定会再来看你,为你唱一首战士的歌!

(未完待续)

 

2009年11月5日于南京四牌楼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8)| 评论(15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